望尽人归老—弦首的小茶杯

旁友,晓得狼人杀伐?

第一次投稿QWQ试一下2333师兄生日快乐~~
————————————————————————
以下是重要的名词解释:
狼人杀:类似于天黑请闭眼杀人游戏等,狼人天黑时杀人,天亮后全体投票。在本文配置中,角色牌有四只狼,四位村民,一位预言家,一位女巫,一位猎人,一位守卫。狼人杀光四位村名或四神即可获胜。人神属于同一阵营,杀光狼获胜。

上帝:游戏的主持人。

预言家:每晚可以查验一位玩家身份的人。

守卫:每晚可以保护一位玩家不死,但不可以连续两晚保护一位玩家,且不知道今晚死亡的玩家是谁。

猎人:除被女巫毒死以外,宣布死亡时猎人可以任意带走场上一位玩家。

女巫:有一瓶解药,可以救晚上被狼杀的玩家,解药用完前可以知道每晚死亡的是哪位玩家。有一瓶毒药,可以在晚上毒死场上任意一位玩家。

刀:狼人杀人又称狼人刀人

上警:第一夜睁眼前,所有人闭眼上警,有做警长意愿的玩家举手示意。警长每轮决定发言顺序,最后一个发言,投票时票数占1.5票。

退水:投票选警长前退出竞选。

警徽流(最基础版):由于第二夜夜晚死亡玩家没有遗言,预言家成为警长拿到警徽后,先确定今晚要验的人A,如果白天预言家死亡,且被验的人是好人,则警徽交给A。如果A不是好人,则交给已经验明身份的好人。如果全场没有验明身份的好人,则撕掉警徽。

金水:预言家确认身份是好人的人。

查杀:预言家确认身份是狼的人。

银水:女巫晚上救了的人,因为存在狼人自杀的情况,所以可信度低于预言家的金水。

抗推位:场上没有焦点,不知道投出谁的时候投出抗推位。

自爆:狼自爆身份,直接出局,全场立刻进入黑夜。
————————————————————————
叮,您的好友【欲星移】已上线。
北冥封宇紧了紧手上的保温杯,冲欲星移点点头,“怎么不在智者组打了?”
“第一天晚上就被老五撒药毒死了”欲星移耸耸肩,接过狷螭狂手里的角色牌,也冲鳞王使了个揶揄的眼神,“王的座位很微妙啊~”
“大奶正写着个海境本子,最近缺素材缺的快太监了”,北冥封宇右手边的策君看了一眼角色牌,面露悲拗之色,把从震惊到不甘到悔恨的心路历程演了个遍还不忘腾出个空档表示一下对海境王相组的幸灾乐祸,简直是戏精本精了。
是说为什么公子开明也在海境狼人杀的桌子上啊,雁王修儒和俏如来在就算了,您算是海境外援后备组还是东北大雁家属啊,凰后已经往这儿瞟了好几眼了啊喂!欲星移表示自己很方张。
再往右是被误芭蕉姑娘和锋王殿下左右夹击的午砗磲,右文丞表示坐在情侣中间看起来很掉人品很危险,会不会第一夜就被刀啊哭。
北冥缜右边,雁王老神在在的闭着眼睛,他和公子开明都是很难从面部表情上读出什么的人,一个脸上是万年不变的呵呵,一个戏太多实在读不过来。
雁王旁边的欲星移感觉有点心累,隔壁桌太不尊重植物人游戏体验,要躺几部剧很无聊的好不好。
“我看到三师叔上戏的时候偷偷玩儿手机了”旁边的俏如来保持温柔和煦小青年人设,笑的人畜无害,一针见血打断欲星移的吐槽。
不省心不省心,默苍离带出来的都不省心!
“麦看我”砚寒清盯着意图祸水东引和正打算开腔怼他的墨家叔侄组,“请让我安安静静咸鱼一把,最近微信那个跳一跳的游戏挺好玩的。”
是说你都跳了一千多分稳居榜首了,现在皇城组都这么闲么?蜃虹蜺无力吐槽。
“砚大哥玩儿那个游戏很厉害的!在我这边是排行榜第一~”八号位修儒小天使说出了七号玩家大表哥的心声。
修儒你也是切开黑吧?看破不说破啊!砚寒清一本正经的表示自己还有上升空间,什么日常关爱师弟日常赌约日常王相妃贵乱请不要带我玩谢谢。
作为贵乱组重要一角的未珊瑚对右手边的北冥封宇表示砚卿很有前途,找个机会开了吧。
北冥封宇抿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热茶,心说我还是先在左有未珊瑚右有公子开明的晚上活下来吧。
做完第一夜上帝就准备和梦虬孙出门约饭的狷螭狂宣布,天黑请闭眼!

———————第一夜————————

欲星移表示这个场面很有趣。
上官鸿信万年搞事情上警不稀奇,蜃虹蜺正义感爆棚上警也说得过去,第一把杀狼就上警的误芭蕉难道其实深藏着豪放且躁动不安的灵魂?
误芭蕉:“我抽到的是预言家,昨晚刀的是二号玩家北冥缜”
等下姑娘,刀??
“口误不好意思,昨晚验了锋王殿下,是好身份。”
这不是口误的问题啊,这个发言很狼人啊!
下一位是蜃虹蜺
“预言家,查杀上官鸿信。”
简短明确,但是没啥说服力啊大表哥!
雁王露出一贯的冷笑,轻了轻嗓子,似乎不太习惯讲话没有鼓风机。
“全场唯一真预言家,蜃虹蜺不用炸我身份了,退水吧。”言罢,突然转头深情凝视十二号位的欲星移,“欲师叔是我金水,警徽流验俏如来。”
这个深情凝视原本是该给俏如来的吧?欲师叔叫的也太走肾不走心了吧?发言的真诚都去哪里啦?还有你们俩完全不care误芭蕉的吗?欲星移无力吐槽。
盯着欲星移疑问四连的目光,上官鸿信决定再挣扎一下,“误芭蕉发言状态太差,直接当狼打吧。”
“我退水。”这边蜃虹蜺也非常果断。
这都什么操作,认真的么???
“所以发言完毕了么?三二一投票吧”狷螭狂上帝觉得再不走百里闻香就要被梦虬孙喝光了。
欲星移,俏如来和北冥封宇果断投给误芭蕉。
砚寒清居然投了一票上官鸿信。
“恭喜误芭蕉当选警长,昨晚死的人是”狷螭狂缓缓走向北冥封宇……右边的右文丞,拍了拍他,“三号玩家午砗磲,你有什么遗言么?”
果然吧!电灯泡掉人品啊!右文丞悲愤的表示难道自己的脸比师相还拉仇恨么?
“右文丞也是个人才,找个机会也开了吧。”未珊瑚戳戳北冥封宇。
鳞王摇摇头,右文丞连主要矛盾都抓不住,海境第一脸T明明是北冥封宇本鱼好么!
按照警长的安排,由死者左手边的公子开明率先发言。
“是说最神奇的是砚寒清你为什么投给落翅仔啊?说不通想不通讲不通啊?还有误芭蕉验人也很奇怪啊,场上上官鸿信欲星移俏如来这一群黑心墨门你不验验个一根筋干吗?所以你们三个是吃了什么信息啊这么相信她?全场最靠谱蜃虹蜺居然退水了,我只能弃票啦掌声鼓励!”
掌声鼓励你个咸鱼啊!一桌十二个你得罪了一半啊亲!
六号位玩家北冥封宇叹了口气,听策君一席话就能把自己拉回到被四个小鱼苗团团围住的恐惧中,眉心一跳一跳的有点痛啊。“芭蕉姑娘之所以验缜儿,大概是因为他们是情侣吧。”
“那是说的通了,爱情真是令人盲目啊~”公子开明接茬。
“其实缜儿也没那么一根筋。”
“虎父无犬子嘛~”
“等等本王觉得策君话里有话……”
“策君你发言的轮次过了,不能与他人对话。”再这么下去就成唠嗑了!狷螭狂表示心好累。
北冥封宇表示心也很累,被这么一打断他要说点什么都忘了,过了过了。
“本宫觉得俏如来很可疑,”未珊瑚成功无视了公子开明“请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入游戏”的吐槽,“如果你是好身份,完全无需害怕预言家警徽流验你,但作为上官鸿信的警徽流,你投票给了对家误芭蕉,你在害怕什么。”
俏如来丢给未珊瑚一个和煦青年人设该有的眼神。
“本宫建议这把别动两个阵营,出俏如来吧,抗推位。”
修儒表示喵喵喵没听懂这个逻辑啊,大家纷纷投给小天使关爱的目光。
“我只是上警炸一波身份,”蜃虹蜺双手环抱,“我也觉得上官鸿信发言更可信,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选他。”
这才是把个人情绪带入游戏的标准范本啊,未珊瑚撇了一眼公子开明。
“额……我投给上官鸿信其实是因为,同情。”砚寒清讲话自带跳一跳BGM,“虽然他操作很骚,但万一这把真的是预言家呢。”
先不吐槽这个充满怜悯的发言了,跳一跳的音效可以关一关么?和隔壁桌默苍离的头脑王者简直一唱一和啊!
俏如来觉得自己还能捞一波,“娘娘其实不需要污一手后置位发言的我,俏如来选择误芭蕉姑娘是因为她作为新手,敢上警八成是有身份做底气的,送预言家上警比逃师兄验人更重要,这就是俏如来的取舍。”
“这价值你还能升。墨家不是一视同仁的取舍么?”公子开明再次忍不住吐槽。
“策君何苦呢,每次diss墨家你也逃不了干系。”
“魔世墨家和你们不是一个体系,本策君并不和你们同流合污,手动再见叔叔我们不约谢谢~”
“策君!再对话就没投票权了!”狷螭狂感觉梦虬孙大概已经开始吃第二顿了。
“所以师相怎么看?”俏如来极其生硬的把话题扔回来。
“我是上官鸿信的金水,但我依然怀疑他的身份,下一把预言家可以验一下。”欲星移皱了皱眉,“信息太少了,所以今天我不建议出雁王和芭蕉这两个阵营里的人。还有,为什么第一夜死的是右文丞啊~明明王的位置比右文丞危险很多啊~”
玩家欲星移收到道具:刚被禁言的公子开明的可爱中指X1,六号玩家北冥封宇投来幽怨的凝视X1。
“虽然误芭蕉和我对跳预言家,但我觉得北冥缜身份没问题,今天和我一起出了铁狼误芭蕉,第二夜守卫守我一晚,第三夜女巫救我,争取把剩下的狼盘出来。”雁王这把表现的极其真诚加中规中矩,好像真的被预言家身份束缚了摩擦的脚步。
二号玩家北冥缜陷入沉思,半晌表示,过。
警长误芭蕉总结发言,“大家自由心证,我出雁王,投票吧”
然后误芭蕉姑娘就被票出去了。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