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尽人归老—弦首的小茶杯

旁友,晓得狼人杀伐?

考完试啦!终于能把这个小坑坑填上了2333微策雁cp温赤王相俏砚cb
—————依旧是科普介绍——————
平安夜:无人死亡,原因未知
白痴:被票死后可以避免死亡,但失去投票权和做警长的权利。
白狼王:自爆后可以带走场上的一名玩家。

座次表「顺时针由小到大」
一号位上官鸿信
二号位北冥缜
三号位午砗磲
四号位误芭蕉
五号位公子开明
六号位北冥封宇
七号位未珊瑚
八号位修儒
九号位蜃虹蜺
十号位砚寒清
十一号位俏如来
十二号位欲星移
————————第二夜———————
“昨晚是个平安夜,”接了狷螭狂班的午砗磲继续主持,“请新人警长锋王殿下组织发言。”
北冥缜一脸不信任的看向雁王,示意由警长右手开始。
“昨晚验了俏如来,是我查杀,出他。”
这才是正常的套路啊,师兄师弟相爱相杀,砚寒清感慨万千,请不要再来针对我了俏如来同学,你看上官鸿信比我跳多了!
“为何锋王殿下能得到师侄如此信任,以至于出了误芭蕉之后小鸿也没有验缜儿的身份。”欲星移故意重读了下前几天九算唠嗑时盘出来的雁王别称,左手边的这位果然眯起眼睛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还有策君,为何这么坚定的把误芭蕉票出去。”
“因为本策君对小鸿爱的深沉啊~”公子开明做西子捧心状,顶着上官鸿信的冷笑飞了个媚眼。
“策君您第三次插嘴了……”午砗磲弱弱的表示抗议。
刚从隔壁局被刀死的默苍离划着头脑王者坐过来,冷漠吐槽:“果然只有白痴牌最适合策君。”
在小明“这把没有白痴略略略就算有本策君也是carry全场国服第一白痴”的干扰下,俏如来皱了皱眉,到,“师兄这步棋,确实将俏如来逼入绝境了,我的身份其实是猎人。”
砚寒清戳了戳跳一跳的屏幕,“全程闭眼,票雁王,过。”
大表哥揉了揉额角,“眼拙了,冤枉了芭蕉姑娘,票上官鸿信。”
是说你早就想票他了吧!
修儒抓了抓头发,问“为什么俏如来大哥被逼入绝境了?猎人身份可以自证,这话讲出来含金量很高,雁王身份特别不做好呀。就算被狼冲票票死,俏如来大哥也能开枪带走雁王,也不算亏吧?”
“因为小鸿只是想确认俏如来的身份罢了。”公子开明打断的肆无忌惮,“一狼换了预言家换了猎人这波很稳啊!”
雁王点点头,“策君说的没错,我爆了。”
隔壁非常应景的响起温皇不徐不疾的声音:“赤羽大人言之有理,我爆了。”
啊不然你们狼队是自爆着听响的啊!午砗磲内心飘过无数弹幕,“天黑请闭眼!”

————————第三夜———————
“昨晚死亡的玩家是,六号玩家北冥封宇,七号玩家未珊瑚。”
策君配合的吹了个口哨。
警长北冥缜思考了一下,决定先由公子戏精发言。
“现在有两个问题急需解决啦!第一个,小鸿为什么在七号玩家未珊瑚发言之前突然自绝经脉。”刚刚去打可乐的雁王狠狠飞来一记眼刀,小鸿这个梗是过不去了么?“第二个,他们两个什么身份走的,一个被刀死一个被毒死?我个人倾向于未珊瑚是狼,鱼头王好歹还投了一票误芭蕉。”
鱼头王是什么鬼,本王也做人失败啊!
修儒想了想,“我觉得鳞王是好人。”
“为什么?”被策君转染了的砚寒清忍不住问。
“直觉!”小天使一本正经。
未珊瑚觉得心有点累,臣妾觉得王可以考虑一下把臣妾也开了吧。
北冥封宇摇摇头,贵妃已经身在冷宫了,开与不开又有什么分别呢。
未珊瑚表示王您脸T海境是有缘由的。

蜃虹蜺一本正经的转向欲星移,欲星移顿时倍感亚历山大。
“俏如来是猎人,误芭蕉是预言家,到我这里都没有人跳女巫,我倾向于女巫已经死了,而你,大概率是守卫。到现在白狼王还没有自爆,大概率也死了,看形式狼应该要集中屠神,下一夜晚上你守好自己,俏如来爆了就随机带走一个,稳住,我们能赢。”
“附议。”砚寒清迎着俏如来炙热的目光,只得再补一句,“全程闭眼玩家,场上形势不太明朗,建议出站错队的策君,保不齐是狼队冲票,归票位师相加油。”
归票位是北冥缜啊!不要因为他发言少你们就忽略他!
“俏如来也同意票策君,确实是现在场上最跳的了,抗推位,就算出个民损失也不大。”
“我反而倾向于出蜃虹蜺,现在场上至少还有两匹狼,你这么急于盘我的身份在我这里很不做好。”
欲星移突然陷入沉思。
“所以师相发言结束了么?”午砗磲小心翼翼的问。
“不……还有一句!我确实是守卫,第二夜守了修儒。”欲星移叹了口气。
“我相信师相,就出武师吧。”北冥缜点点头。
午砗磲对被票出局的蜃虹蜺挥挥手,“天黑请闭眼。”

———————第四夜————————
“昨晚死亡的是十二号玩家欲星移。”午砗磲内心无数弹幕飘过,这真是暗潮汹涌的一局啊。
俏如来感觉有点虚,这一把是输是赢就看他能不能票对人了。
北冥缜是村民,修儒是村民,剩下一直站错队的策君和一直划水的砚寒清,真的是让人头疼。
北冥缜很贴心的让策君先发言。
“基本就是我和砚寒清上PK台了”公子开明突然严肃,“本策君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要是狼的话早就跳起来和小鸿占领高地收割人头了!”
醒醒,这是绝地求生的剧本!
修儒坐实好人身份以后开始一本正经的划水,表示全听警长的。
警长北冥缜点点头表示全听俏如来先生的。
俏如来表示我真的有点虚。
砚寒清终于放下了跳一跳,“如果策君全程意气用事,在雁王上警的时候就应该出声支持。如果策君一直客观理性,那么在票误芭蕉姑娘的时候也应该保持缄默,这么想想,最合理的解释大概是狼队友一边避嫌一边冲票了。”
“但当时砚大哥选了上官鸿信做警长啊?”修儒小天使再次补刀。
砚寒清大义凌然,表示当时只是被同情冲昏了头脑。
“我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恋爱中的男人总是反复无常~”策君已经要开唱了。
午砗磲默默坐在欲星移身后,这个场微臣真的控不住啊哭!
“俏如来已有定见。”史精忠同学宛如巫师棋里的白色皇后,持必杀之剑缓缓转向他,“决定就是你了。”

“是说,我哪里露出破绽了么?”砚寒清叹了一口气。
“砚A你真的太划水了。”俏如来善解人意的替砚寒清倒上果粒橙。
不划水才奇怪吧?咸鱼人设会崩啊!砚寒清叹了一口气。
“这把算是弑师了,三师叔一直盯着你的座位冷笑呢。”俏如来拍拍他的肩。
望天,人情事理,似砚多磨,无争此世,得愿长歌啊。

———————温赤小剧场——————
温皇晃着蓝色羽扇,双目含情,“我是女巫,昨晚死的是赤羽大人,温皇自然忍不住出手相救。”
“哦~”赤羽表示大写加粗的怀疑。
“诶呀~赤羽大人真是不信任温皇,温皇一向以诚待人啊~”
“呵呵呵呵”一串令人过耳不忘的经典笑声后,军师将手里的折扇一合,“本师才是真正的女巫,昨晚是自救,温皇身份不证自明啊~”
“操作无比的骚,闪了自己的腰”凰后冷笑补刀。
“哎呀呀”旁边的競王爷也跟着落井下石,“人算不如天算,就不知道温皇忍不忍得了了~”
“男人是禁不起挑衅的生物,”温皇把扇子扣在胸前,反手将身份牌拍在桌上,“赤羽大人言之有理,我爆了。”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