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尽人归老—弦首的小茶杯

【智者中心】吃枣药丸

我在沙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戏剧社演戏系列

ooc预警!吐槽向欢乐向!没有逻辑!

就大家开心就好QwQ

ps,因为完全没补到小王和只补了一点点教授所以小王出场少教授我怕写的崩如果崩了请点叉叉不要骂我谢谢了QAQ

————————开始你的表演————————

“新的指导老师刚才找我开会了。”戏剧社社长一回窝就把高跟鞋脱了,吊在指头上晃来晃去,既凹了妩媚御姐人设又能随时飞鞋攻击这帮不靠谱的社员,“这个月的舞台剧选题是新老师偏爱的国学……”

“再也看不到默苍离同学穿宫廷束腰裙踩着高跟鞋踹人屁股可真是种遗憾啊。”温皇熟练的扯开话题。

“温皇同学演睡美人入戏到真的睡着这样的舞台事故我也很想再度回味。”默苍离一边刷扫雷一边反唇相讥。

“是说新老师喜欢国学,该不是要演四郎探母?”俏如来赶紧把话题找回来。

“或者西厢记?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公子开明这一嗓子调门堪比鬼哭狼嚎,被上官鸿信一枕头堵在了沙发上。

“总该不会是红楼梦吧。”竞日孤鸣裹着衣服缩在沙发的另一头,活像一只小熊猫精。

“Bingo√”凰后强势终结了混乱场面,“林黛玉初进贾府”

大家齐齐把目光转向了林黛玉本玉——竞日孤鸣。

坐在沙发上的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咳嗽,恨不得把肺咳出来的那种,并且熟练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咳咳,导员我是竞咳咳竞日孤鸣,是我对花粉有点咳咳咳咳咳,有点过敏,请一个月就好,过了这阵咳咳咳咳咳,学业可以由千雪同学帮忙,咳咳嗯,我实在抱歉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谢谢导员。”打完电话又生龙活虎的喝了口冰可乐,全程无缝衔接毫无违和。

“你干脆直接休学吧。”铁骕求衣忍不住吐槽。

“那不行,还要看各位戏精的表演呢。”竞日孤鸣逃过一劫心情大好。

“不不不比不上您,您用生命演戏。”欲星移实力补刀。

要不是竞日孤鸣承包了社团所有布景和服化道,凰后早就把这个混学分的扫地出门了,但戏剧社社长也不是什么忍气吞声之辈,比如把金主爸爸写进新小说披露一下八卦什么的凰后信手拈来。

“所以还是抽签定角色吧。”凰后摸出一张纸,“听天由命,无怨无尤。”


默苍离的运气一向不大好。

自从开始抽签抽角色后,默苍离的签子总是挑战他演技的底线。从天真可爱的豌豆公主到辛德瑞拉和蔼的胖教母,再到美女与野兽里的野兽。在珊瑚绒戏服和野兽头套里憋了两个小时,默苍离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无法呼吸,并且将这种抑郁的低气压透过眼神全部传达给了贝儿的扮演者,导致演出结束后的第二天长琴无焰就递交了退团申请。

命运似乎没有停下他捉弄的步伐,默苍离这次抽到了王熙凤。

“稍等且慢停一下,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请您先试试戏!”公子开明看热闹不嫌事大。

“呵”默苍离言简意赅,这一笑直教人起鸡皮疙瘩,果真先声夺人。

但默苍离的心态一直很好,抽签前他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直到他看到了竞日孤鸣准备的道具——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

这一套大金大红的袄子和他葱绿色的长发相映成趣,色撞得又俗又艳,简直逼人自戳双目。

天,默苍离面无表情的捏起袄子,我不介意再败你一次。


但这个分组最终还是被推翻了,理由是笑场太多。

默苍离甚至还没来得及播放他录到的黑白郎君毁天灭地的笑声。

“心肝儿肉啊!”公子开明抚摸着铁骕求衣比自己小腿还要健硕的胳膊,“你怎么这样瘦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策君麻烦你入戏。”凰后拿着本子拍了拍身边笑的仿佛提早进入帕金森时期的欲星移。

“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林妹妹壮的下一秒能倒拔垂杨柳,我真的很出戏很跳戏很难演戏!”公子开明在道具榻子上笑的打滚。

“你的心肝肉只是勤于锻炼而已。”铁骕求衣面无表情的绞着手。

“或许是策君生活混乱导致心肌肥大。”赤羽正在帮宝玉温皇画眼线,以期观众们能看到男主的眼睛。

“赤羽同学,你快戳瞎我了。”温皇老神在在的举手,作西子捧心状。

“不好意思眼睛太小我没看到。”赤羽同学经过他们两年的熏陶,终于从一个严谨认真的演员变成了吐槽系戏精,尽管他上台的时候还是强迫症到令人发指。


第二次重抽角色,大家一致要求默苍离先开,并且在温皇的挑衅和公子开明的撺掇下开了“默苍离还会抽到王熙凤不然一赔十”的局子。

然后默苍离抽到了贾宝玉。

“老钜子绝对作弊了。”温皇赚钱吐槽两手抓。

“其实是因为这张条子蹭上了温皇前辈的蓝眼影。”俏如来无情拆穿。

“其实温皇你就是故意的吧!一点都不想给你掌上鼓励!”公子开明输得这个月都没钱约会了。

“天运最差的该是抽到黛玉的那位吧哈哈哈哈。”欲星移一边收钱一边开条子,赫然发现上面写着林黛玉。

欲星移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一想到默苍离坐在他身边细细打量,甚至情到浓时抚过他那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欲星移吓得都快哭出珍珠了。


事实证明欲星移的担心并非多虑,甚至想的有点少了。比如现在温皇卧在榻上,盯着他的胳膊一口一个心肝肉儿,欲星移就觉得后背发凉。

“请姑娘们来。今日远客才来,可以不必上学去了。”温皇慢条斯理的背词儿,“今儿晚上叫凤姐儿准备鱼翅。”

欲星移陡然一僵,这都什么恶趣味!好好看剧本不要加戏好不啦!

然而温皇和欲星移把台词唠了三遍,三姐妹都没出来。

“好了俏如来,暂时忘掉云海过客这件事,彩排完你再揍死策君。上官鸿信你不要在旁边煽风点火了,公子开明你怎么就把孩子逗急眼了!”后台传来凰后和赤羽的声音,据说不是铁骕求衣拦着,公子开明怕是要血溅三尺。

“我都是为了尽快适应迎春这个温婉贤淑的角色。”公子开明捂着脑袋狡辩。

“公子请自重。”俏如来拎着惜春的大佛珠子作势欲抡。

天可怜见,好好一个根正苗红的孩子都动手了,作为社团里唯二正常人的赤羽清了清嗓子准备上台,戏剧社药丸,绝对药丸。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探春的扮演者上官鸿信生生被这魔性的笑声和中气十足的台词惊到喷茶。

只见赤羽一身珠光宝气,仿佛一团跳动的火焰,从后台转到了温皇面前。

“赤羽这两步非常不青衣。”公子开明在背后指指点点。

“这两步是真的很刀马旦。”裹在王夫人戏服里的铁骕求衣附议,要是凤凰刀在手赤羽能立刻来一段穆桂英挂帅了。

“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赤羽同学用过硬的专业技术向大家展示了国际友人强大的表演天赋,唯一的美中不足大概是菌丝的气场总让人串场到岳母刺字,下一刻欲星移就该脱下外套让赤羽写个精忠报国。


兵荒马乱的走了过场,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男女主相见,凰后贴心的放上《枉凝眉》,欲星移凹好造型,含情脉脉的望向门外。

正对上了默苍离一张臭脸。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默苍离上前一步,对欲星移展颜一笑,语气仿佛在说欲星移的微观经济学五十九分挂科了。

温皇自转场就没从塌上动一下,甚至摸出一把羽毛扇子给自己扇风。“可又是胡说,你何曾见过他。”

“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默苍离盯着欲星移那张方正端庄的脸,眼神像是在打量一个祸世妖妃。

欲星移把脸别到一边,那帕子擦了擦冷汗。

“妹妹可曾读过书?”

“不曾读过。”欲星移眼观鼻鼻观心,还翘了个含蓄的兰花指,“些许认得几个字罢了。”

“读过也没差。”默苍离冷漠吐槽。

“您这台词我没法接。”欲星移从善如流扮捧哏。

“您给妹妹取得颦颦,又是从哪里杜撰的。”俏如来赶忙救场。

“是说你们演的是平辈啊不要用敬语!”公子开明再次对俏如来动手动脚。

默苍离熟练的无视了公子开明的吐槽,继续接词“妹妹可有玉么?”

欲星移摆出河鳝的眼神,“我不曾有,想来是个稀罕玩意儿。”然后抄起手来准备看默苍离演技爆发。

只见默苍离摸下脖子上的假玉——也不知道竞日孤鸣是从哪儿找来报复他的死沉死沉的,作势欲摔,旁边的赤羽后退一步给他腾开空间,不巧绊倒了刚起身的温皇,温皇一个趔趄扑倒默苍离,老钜子失了准头,玉石就砸在了上官鸿信的脚上,场面顿时鬼哭狼嚎鸡飞狗跳。俏如来忍无可忍抡起佛珠砸开了公子开明,策君还没从上一场戏里出来,喊到,“朱丽叶!我的朱丽叶!我是你姐姐迎春啊!”

凰后想,这个社团药丸,吃枣药丸啊!


后来这场戏还是上台了,靠着各学院男神反串的噱头甚至创下了戏剧社票房新高。年轻的指导老师看完以后给予他们高度的赞扬,并且表示,早知道你们社团男生这么多我就选三国演义了!

“所以你是怎么跟老师形容我们社团的,”副社长铁骕求衣感觉到了猫腻。

“夸赞了一下颜值,选择性汇报了一些作品。”反正生米煮成熟饭,凰后据实交代。

所以就是你的恶趣味想看他们反串吧!铁骕求衣内心弹幕迭起,这个破社团药丸,吃枣药丸啊!


评论(25)

热度(98)